当前位置:主页 > 盗墓笔记 >

盗墓笔记全文阅读-第199节

来源:盗墓笔记 更新时间:2018-11-09 09:51 

  用手一抓,抓到一支爪子,但是立刻脱手。匆忙用手乱挡,很快手就被抓得一塌糊涂。

  不过没几下就听一场闷响,那东西被人踹了出去。

  我手尽快脚乱地爬起来,却被身边的闷油瓶按住肩膀,他轻声喝道:“不要说话,你不要动!”说完如一道劲风朝胖子去了。

  我心中的感觉很怪既想上去帮忙,又感觉闷油瓶的话不能不听。

  忽然感到肩膀上不大对,一摸之下,刚才被他按住的地方,竟然全是血。

  那种血量不会是自己划开的,肯定是受了重伤。我心下凛然,方才那阵搏斗,黑暗中听着似乎他占尽了上风,但显然也滑讨到多少便宜。

  另一边传来胖子撕心肺的惨叫,不是占据上风的,而是被逼入绝境的怒吼,听得人魂飞魄散。

  有很多时候,我会忍不住想像,我们三个人中的一个,如果出现意外,会是什么情形?

  但想归想,只要闷油瓶在,总感觉不可能出现这种事。然而现在,这种感觉烟消云散了,胖子很可能就会在这里被干掉。

  “退到墙边上去!”

  决瓶的声音出现在胖子的位置,随着话音落下,状况变得更加混乱,惨叫声、倒地声,胖子的叫骂声,混成一团。

 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此时已无法思考,抱着钎杆无法动弹,只能听着那边的动静,自己上去也没有用,情况之混乱不是我可以理解的,如果不是身手极好的人,凑上去甚至会被胖子谋杀。

  也不知道这种状态了多久,忽然,境消失了,一片寂静。

  我仍不敢动弹,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。

  他们都死了?还是所有的石中人都被干掉了?又或者,两者都是?

  仔细地听了一会儿,突然

  “啪”的一场,探灯在一边竟亮了起来。转头一看,是闷油瓶,一手架着胖子,一手拿着我的探灯。

  我想了口气,看着他一瘸一拐地和胖子走到我身边,把胖子放下,自己也坐了下来,两个浑身都是口子,淌着血。

  在几乎遍布全身的血污中,麒麟纹身又出现了。这一次不仅是肩膀,他的上半身几乎已经燃烧起来,蔓延到全身。

  我目瞪口呆,他却把探灯递给我,按着抓着我的手,把探灯指向墙壁上的一个口子,那些石中人出来的裂口。

  “这是这种东西活动形成的通道,我刚才看了一下,这个通道也许可以通到外面。”他道,“你带上工具,快点离开。”

  我立即点头,“你先休息一下,我帮你检查一下伤口,如果没事,我们马上走。他娘的,我还以为这次我们凶多吉少了。我真服了你,没想到你厉害到这种程度。”

  他往后面的石壁上一靠,淡淡道:“我和他,走不了了。”

  “你在说什么胡话?”我骂道。

  他忽然朝我笑了笑,道:“还好,我没有害死你……”

  我愣了。

  他一阵,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  “你——”我的脑子嗡了一声。

  他仍微笑着看我,头缓缓地低了下来,坐在那里,好像只是在休息。

  但是,四周完全寂静了。

  第五十章脱出

  看着他安静地坐在面前,我心中的滋味无法形容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想了什么,肯定有无数的念头在涌动,但是,我什么都感觉不到。

  愣了片刻才醒悟过来,立即哆哆嗦嗦地去摸他的手腕,伸出这支手,几乎用了自己全部的力气。

  还好,还有一些体温,脉搏非常的微弱,几乎感觉不到。

  转头去看胖子,发现他的肚子破了一个大洞,肠子都挂在外面了,脉搏更是微乎其微。

  他们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,都是划伤,显然是那种东西的长爪子划的,十分密集,可以想见是无比惨烈的搏斗。

  流血过多,心力衰竭,死亡几乎是无可逆转的。我有一些绝望、无助、懊恼、悔恨,无法形容的感受一起涌了上来,眼泪几乎要从眼眶冲出来。

  可不知道为什么,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魄力,我在下一瞬间把这些感觉都推了出去,突然就冷静了下来。

  我自己都被这种突如其来的冷静吓了一跳,像是心中有另外一个自己,暂时否决掉要来的情绪。

  不晓得在经历这种时刻时,其他人是否也有同样的体会,但就在此时,我的脑子里忽然无比的清晰。

  ——他们还没有死去,我自然不可能撒腿离开,但又不能在这里眼看着他们死。

  我必须做点什么,做我最后的努力。

  我站了起来,开始琢磨怎么办。

  首先找来了香灰,把他们最深的伤口全都抹上,把血暂时止住,然后把胖子的肠子一点一点的塞回到肚子里。

  那种感觉我不想记录下来。

  弄完之后,拿来潜水服,撕成几条绑成绳子,拿来一旁的木框,绑了一下,做成一个拖曳式的单架,把两人绑了上去。

  “就是死,你们也给我死在地面上。”我咬牙道。

  弄完后,我拿好探灯,拿起一旁的军刺,看了看四周。

  地面上全是绿色的液体,也许是那种东西的血液,更多的是血肉模糊的人体,一片狼藉。

  我没有细看,也不敢细看,转向四面的岩壁,想找闷油瓶说的洞口,只一眼就呆住了——石壁之内,竟然还隐隐约约地透着影子,而且比刚才看到的更多,但远比刚才看到的要小,都是一些小孩的影子。

  我看了一圈,不禁毛骨悚然,当即不敢耽搁,拖着他们,朝着闷油瓶说的那个口子探了进去。

  胖子本身就极重,加上闷油瓶的重量,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这才把两个人拖进来。

  果然如闷油瓶说的,那口子里是条通道,那些东西好像可以腐蚀这里的玉石,在玉中慢慢移动。

  四周全是上好的玉脉,如果有任何玉商在这里,肯定会疯掉。

  但,它们如果是玉中自然形成的,那这条通道应该是封闭的。

  我用力拉了片刻,发现通道很长,同时,看着通道的岩壁,感觉很是不对,岩壁中不时出现一张张模糊的面孔,好像是岩石中的人正聚拢过来,看我爬行。

  好在我的神经已经是怕到勒极点,索性不管,咬牙拖着胖子和闷油瓶,只顾自己爬着。

  这个通道没有任何分岔,但是非常的曲折,有些地方甚至是垂直的,我足足爬了十几个小时,几乎累昏过去仍然没有到头。

  也不知多久之后,探灯的光都快灭了,忽然,我听到了水声。

  我几乎是发了狂似地往前爬,猛然手下一空,没按到想象中的地面,人差点摔下去。

  探灯勉力一照,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断层,是一道不规则的山体裂缝,不宽,两只脚撑开就能保持平衡。

  裂缝上方,水如瀑布一样跌落下来。

  我喝了几口水,探灯往前照,前头再没有通道,这里好像是这个通道的起点。

  那些玩意儿可能是从这裂缝爬下去的。再上下左右照了照,好家伙!裂缝断层的表面全是像被蛀出的洞,而且全在同一面,这些东西跟山里的蛀虫一样。

  另一面什么都没有。

  我放下胖子和闷油瓶,也没法管他们到底现在情况怎么样了,攀着那些洞一个一个爬下去,看看哪个可能通往外面。

  其实完全不知道怎么辨别,只能一个一个地探。突然感到似乎哪里有风吹进来,我心中一喜,立即循着感觉找去,果然找到一个有空气流通的洞口。

  有门儿!我心说,又爬了回去,解开一条绳子,把他们一个一个地送下去。

  我饿了好几天,其实没什么体力,这一路极端的煎熬,到中途时,经常以用力就觉得天旋地转,并且开始干呕。

  这是体力极度透支的迹象,我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晕过去。

  最起码又用了六七个小时,这么几步路的距离才完成,我缩了进去,之后,又是天昏地暗的拖曳和爬行。

  我能肯定,这段过程中,四周肯定发生了很多事情,因为耳边到处是奇怪的声音,但是,我没有任何的心理波动,麻木得一塌糊涂。

  就是这个时候死了,我可能也就这样了。

  不知道爬了多久,前面忽然出现光。

  这时候我连加快速度的力量都没有了,只是继续行尸走肉般爬着、爬着。

  然后,一瞬间,我听到了风声和水声,看到了久违的地面。我几乎反应不过来,还没等辨别出这是什么地方,就看到几个人出现在周围,抬头一看,是面色阴鸷的村民模样的人。

  他们将我从洞口拽出来,可我一个也不认识。

  湖滩另一面的一座山坡上全是人,入耳全是长沙话。

  我的身体极度虚弱,一被拉出来就头晕目眩的,接着有个人带着一群人朝我过来。

  看天色是晚上,四面灯火通明,全是汽灯。还有人拿着对讲机在不停地叫喊:“找到了!找到了!”

  带着一群人向我走过来的人,很快就到了视野内,我远远地看着,惊讶地发现,那竟然是我的二叔,后面跟着潘子。

  他们都一脸急切,可没等他到跟前,我就失去了知觉。

  第五十一章二叔

  醒过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阿贵的房间里,云彩在一边照顾我。

  外面非常嘈杂,我是被吵醒的。

  我并没有受什么伤,只是体力不支,所以这一觉睡下去,人已经没有大碍了。

  我坐起来,云彩看到,立即给我递了水,然后到外面去叫人。不久,潘子走了进来,问我感觉怎么样?

  我没有看到二叔,也没回答他的问题,劈头就问胖子他们怎么样了?

  潘子告诉我,已经在第一时间把他们送到医院去了,现在还没有消息。

  他让我放心,如果他们死不了,那就是死不了,如果不幸挂了,那也没有办法。

  我听乐稍微安了一下心,送医院去了,至少还有希望。

  接着,我们这是怎么回事?

  他神秘兮兮的什么也不说,只说是我家二叔不让他和我多谈这些事,而是现在还在湖边,等他回来会亲口告诉我,然后让我多休息,说完就出去了,似乎外面非常的忙。

  阿贵家附近的几个高脚楼都被二叔包了下来,我看到很多二叔。

  三叔以前的伙计,足有二十多个,在想起先前在湖边看到的,估计这次来了几百人,阿贵早就从崩溃中走了出来,穿针引线地忙活,但问他情况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我没有办法,只好照办,一直在阿贵家休息了两天,身体大概复原之后,二叔才从湖边回来。

  和二叔一起出现的还有好些人,竟然都是长沙的几个表叔,有几个是跟着三叔混的,都是我们家族里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  我心说怎么回事?怎么吴家人都到这儿来了?

  我没敢问,因为二叔和那些亲戚的脸色并不好看,寒暄了一下,发现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很古怪。

  二叔的气色很差,折腾了一番后亲戚们散了,二叔看了看我,勾住我的肩膀,问我身体没事了吧?

  我点头说没事,这才低声问他是什么情况。他看了看我,叹了口气,拍了拍我的肩膀,示意跟他去逛逛。

  我们来到村旁的溪边,一路逛来他也没说话,一直走到那幢被烧毁的老房子前,他才道:“你的e-mail,我已经看到了。”

  我心中已然感觉到,这可能和那封e-mail有关系,便看着他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他顿了顿,才道:“你相信你在信里写的内容吗?”

  “这叫我怎么说呢?我想不信,但又不敢不信,因为我想不出别的可能行了。”我道,“你和三叔相处了这么久,有发现什么异样么?”

  二叔点起烟,看着我,皱着眉头不说话。

  我道:“这是别人说的,三叔没亲口否认,所以,我不是没有怀疑。”

  二叔仍看着我,几口就把烟吸完了,顿了顿,忽然道:“你不用怀疑了,我告诉你,这确实是真的。”

  “确实?”我道,“你怎么确实?”

  他慢慢道:“这件事情,我们早就知道了。”

  我呆立在那里,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二叔继续道:“小邪,有些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,但也有很多事,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。”

  “如果你们知道,你们怎么让这事发生了?”我问。

  他站着不语,然后做了个手势,让我继续走,顺手递过来一张东西。

  我接过来一看,是一张照片,“这是?”

  “烧掉那栋房子之前,我留了一张。我想,现在给你看,比在当时给你看,要合适得多。”他道。

  我愣了,一下懵了,房子?烧掉?**!不会吧!当即就道:“二叔,那是你干的?”

  还想说话,但他摆了摆手,让我看

    上一篇:盗墓笔记全文阅读-第198节 返回目录 下一篇:盗墓笔记全文阅读-第19节

   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    盗墓笔记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http://www.naerhao.com.cn
    阅读提示:

    1.《盗墓笔记》 是连载在起点中文网的一部东方玄幻小说,作者是起点白金作家南派三叔。《盗墓笔记》是一本最初连载在起点中文网上的小说,作者南派三叔。青铜门的后面是什么?小哥的结局会是怎样?文锦是否还活着?背后的它到底是谁,阴谋究竟会怎样?天真的命运会如何,张家古楼的解密...一切一切,都会出现在这里……

    2.《盗墓笔记》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[南派三叔]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

    3.《盗墓笔记》版权属于作者南派三叔,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,同时也为同样喜欢《盗墓笔记》的书迷提供盗墓笔记无弹窗免费阅读的平台。